共享小说 > 我有一座亡者殿 > 第199章 最好的救赎

第199章 最好的救赎

    很多事其实努力是没用的。

    司空青花的虚影逐渐碎裂,最后消失。

    终究没能在亡者殿里留下最后一份力量。

    有些遗憾,但遗留在徐衍心里的却是一份感动。

    这份感动又在徐衍的身上套了一层禁锢般的枷锁。

    与司空青花相遇的时候,究竟该如何抉择。

    亡者厮杀的规则已经无法改变,九人互相之间唯有死战。

    即便是朋友,也将变成敌人。

    换成旁人的话,这番纠结或许会一直存在,好在徐衍想得开。

    大不了把那七个弄死,然后把亡者殿送给司空青花掌管。

    在生与死这件事上,徐衍从来到这世上的那一刻就没在乎过。

    四周的座位上空空如也。

    没有亡者,也没有法相。

    亡者殿的能力至此消失。

    徐衍除了依旧能随意出入此地之外,已经无法在利用法相的力量。

    没急着离开,徐衍仰头望向高空。

    他想要看透那厚重的阴云背后究竟藏着什么隐秘。

    亡者殿果然不简单。

    以前觉得是一件工具甚至武器,如今看来,这座空旷的大殿没准是个活物,有着自己的意志。

    就像是一种元神空间……

    不。

    不仅有自己的意志,它还有独特的意识,能影响殿中之人的心态。

    徐衍始终在意的,其实是不久前他的那份突然疯长的念头。

    想要集齐九大亡者的念头。

    那完全不是徐衍的目的,也可以说成不是徐衍近期的目的。

    徐衍没想现在就让九人同时现身,至少要摸清所有亡者的底细。

    此时想来,刚才的冲动更像受到了某种蛊惑。

    一种令人毫无察觉的蛊惑。

    仰望的眼眸里现出一丝玩味。

    嘴角勾起。

    捉迷藏么。

    有意思……

    空间转变,元神回归本体。

    荒林里安静而压抑。

    虫鸟尽死。

    除了不远处挣扎再血河里的身影。

    血影暗淡了不少,背后有一颗九芒星印正闪烁微光。

    徐衍低头看了看。

    自己身上没有星印,不过却能感受到星印的存在,就像烙印在灵魂里一样,甩不开也抹不掉。

    再仔细感知。

    四周的远处都有一种若隐若现的关联。

    那是一种宛若指引般的感觉,只要感知星印之间的关联寻找,就会找到其他拥有星印之人。

    好一个死亡连接,徐衍赞了一声。

    亡者殿不但出现烙印,改变规则,还很贴心的让九大亡者之间互相存在感知。

    这样一来,大家早晚都能碰头,早晚能厮杀在一起。

    亡者间的关联不是很强烈,但方位感十分明显。

    徐衍能清晰的感受到有四个亡者存在于一个方位,此时正在快速分开。

    是青冥树的方向。

    四个亡者很好猜,肯定是圣女,药王,仇百尺和鲛人厌。

    也不知退出亡者殿后那四位发现要命的强敌就在附近会是什么感觉。

    从四道关联的星印所改变的位置徐衍便能猜出那四个家伙的心思和打算。

    令他觉得好笑的是,魔王洛九苍与老伙计鲛人厌也立刻分道扬镳。

    看来多年的交情好像也没什么用处,两人之间到底没有达到真正信任的程度。

    腹诽了一句塑料老兄弟,徐衍将目光落在血河里。

    血影此时停止了挣扎。

    艰难的从血河里爬了出来,她时而是楚绿娥的轮廓,时而是楚红莲的模样,无比诡异。

    不等血影爬上岸边,血河里冒出一个个骷髅,有的只剩半个脑袋,有的眼珠子还在眼眶里晃荡。

    骷髅们奋力的伸出骨手,抓向血影,不让她离开血河。

    好不容易爬上岸边的血影又被拽了回去,半个身体沉入河水。

    血影继续挣扎了几下,最后无力的趴在岸边,扬起的头颅上张开一双充满着复杂目光的眼睛。

    徐衍从那双眼里看到了痛苦与怨恨,甚至还有一种即将解脱的轻松。

    “拉我上来,徐衍,你说过我们是朋友的,你不能见死不救!”

    绿娥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刺耳。

    “别过来,让我们沉入血河,沉入地府,永不超生,否则那河里的千万冤魂永远也不会瞑目。”

    楚红莲的声音充满了无奈,但十分坚决。

    徐衍默默的站在原地,没说话,也没打算动手。

    “我不想死!我要报仇,我要世人为我而亡!我要天下成为死域!”楚绿娥的声音歇斯底里。

    “老槐村已经没了,害你的人也被你杀光了,你剩下最后的仇恨是我这个姐姐,别怕绿娥,我陪你一起死,这样我们姐妹就能永远在一起了。”

    “我怕?哈哈哈!是啊,我一直在害怕,一直生活在恐惧中!自从你离我而去的那一天,我每天都在噩梦里惊醒,所以我要成为噩梦,成为所有活人的噩梦!”

    “姐姐错了,不该留你在家中而独自远行,如果还有来世的话,我会选择将完整的躯体留给你,你所遭遇的痛苦都由我来体会,来承担。”

    “不需要!我不需要你来承担我的命运!我会成为最强的亡者,我要掌管所有人的命运!”

    “绿娥,你走错路了,我不会让你继续错下去,你杀了太多的无辜,你已经成为了我们曾经最痛恨的邪恶。”

    “邪恶怎么了?邪恶才能强大!才能报仇!你已经死了楚红莲,别来干涉我的元神!去你的地狱吧别纠缠我!”

    “既然你让我醒来,就得与我一起走,离开这世界,从此不再害人。”

    血影的轮廓开始快速变化,时而是楚绿娥,时而是楚红莲,在血河里翻滚哀嚎,越来越痛苦。

    血河里的骷髅不断聚集,逐渐在岸边堆砌起小山般的白骨堆,无数双骨手朝着山顶的血影伸展,仿佛要撕碎害死它们的凶手。

    楚绿娥的哀嚎想起,她开始告饶。

    “不!我的元神要被血河反噬殆尽了!楚红莲这都是你害的!你快放开我,放开我……姐姐!姐姐你饶了我吧,我是你妹妹绿娥呀!你好好看看我,你走之后我眼睛都哭肿了,每天都在想你,姐姐,我害怕!呜呜呜!”

    “绿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