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第三千九百五十六章 再入朝天阙

    张若尘围着金猊老祖比山体还庞大的体躯行走,或释放精神力,或以真理之心的力量感应。

    劫天研究了半天,便不耐烦,飞身到它眼眶位置,以双臂撑开它左眼的眼皮。

    「死透了,绝对死透了,应该不是它。再说,它是金猊,是始祖的坐骑,怎么可能学狗叫?」

    劫天摇了摇头,彻底失去兴趣,从金猊眼眶处,顺着金灿灿的长毛滑落到地面。

    继而,他望向散发九彩神光的巍峨天尊墓,道:「问题应该出在这座大墓中,泥土物质非凡,空间稳固,像是能沉压一片星域,老夫早就想进去一探究竟。大尊的始祖尸身,真的埋在墓中吗?」

    「最好不要轻举妄动。」

    张若尘拦住劫天,随即将元道老族皇的事讲出来。

    劫天难以置信,道:「那老家伙竟然是天尊级,真的假的?如果十二尊石人都是天尊级,一旦出世,必横扫宇宙,谁挡得住?半祖……都得退避三舍。」

    张若尘道:「看守天尊墓的十二石人就已经如此之强,谁知道天尊墓中是否镇压着更可怕的存在?」

    「有这个可能性。」

    劫天捋着白发,心情变得忐忑,道:「被镇压在九重天宇世界中的五尊石人不会出事吧?」

    天庭一战,保存在张若尘神境世界中的五尊石人异动,挣脱了很多石皮,若不是被九重天宇世界中的始祖力量压制,有可能已经出世。

    如果再加上神秘剑修的半具残躯,九重天宇世界中封印的凶煞已经非常恐怖,一旦发生意外,让他们出世,张家和昆仑界必然首当其冲。

    谁不心慌?

    换做半祖镇压着六尊天尊级,也会压力巨大,需十二分小心。

    何况,九重天宇世界下面的第二儒祖始祖界中,还有更可怕的黑暗残躯。

    张若尘道:「九重天宇世界的始祖力量,可以同时镇压冥河和黑暗诡异的一只手,镇压五尊石人应该足够的。所以,接下来劫老必须万分谨慎。」

    「什么叫做我万分谨慎?」

    劫天表示不解。

    张若尘道:「九重天宇世界中的始祖力量,唯有张家子弟和修炼《明王经》的修士,可以最大限度的引发。接下来,还需劫老带领张家子弟,进驻九重天宇世界,镇压五尊石人、半尊神秘剑修,与始祖界中的黑暗残躯。」

    劫天找到一块青石坐下,让自己冷静,道:「将这么大的烂摊子丢给老夫,你做什么?」

    「总不能一直被动挨打吧?」

    张若尘抚摸麒麟拳套,眼神中透着坚定和绝然。

    劫天动容,觉得张若尘的胆子过于大了,劝道:「要不还是先想办法炼了九重天宇世界中的隐患?一个昆仑界,镇压着这么多凶神恶煞,实在是让人虚得慌。」

    「可以!但我还有更重要的事,做完后,再回来一一将其磨灭。」

    张若尘很清楚,要炼杀天尊级,绝非一朝一夕可以做到。

    哪怕使用地鼎。

    更何况,一旦镇压在神秘剑修身上的时间力量消失,他是可以自爆神源。哪怕是在地鼎中,天尊级自爆神源形成的天地震荡,也足以破灭一界。

    任何一个小小的失误,都可致命。

    除非有足够的力量,压制其自爆神源。

    张若尘最后看了一眼金猊老祖的尸身,走出墓林。

    池瑶、无月、阿芙雅依旧还等在外面。

    阿芙雅颇为关切,问道:「有结果了吗?」

    张若尘摇了摇头,目光落在池瑶身上,道:「我要去神古巢!」

    「好!」池瑶道。

    「不过,不是现在,还得再等等。」

    张若尘向四周看了看。

    天空,星海灿烂。

    墓林外,草木苍芒,在各种奇花异草光华的映照下,隐隐可见远处的群山轮廓。天地静寂,万物皆在沉睡中。

    ……

    夜将尽,天未明。

    张若尘的十二皇叔明江王,最近一段时间,处理着东域各地的事务,忙得不可开交,焦头烂额。

    他是炼化神源,踏入神境,拥有了一个元会的寿元。

    这不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但他却极为骄傲。要达到炼化神源,成为伪神的基本条件,是要先修炼到大圣境界。

    而且,也不是每一位大圣炼化了神源,就一定能成功踏入神境。

    在张家,在东域,明江王的修为战力的确不算高,可是辈分高,身份显赫,自然也就成为张家的主事者。哪怕是池昆仑后代中真神,或者昆仑界的大神,都得给他三分面子。

    作为伪神,他对修为和神道,已经没有什么追求,只想好好享受一个元会的安逸生活,完成老祖宗劫天交代的任务即可。

    因此,忙碌半个月后,明江王昨夜早早的便上床休息,并不知道劫天和张若尘回来的事。

    直到清晨,王山深处传来强劲的空间波动。

    「轰隆隆!」

    整个张家府院都被惊动,破风声此起彼伏。

    明江王披着长衫,推门而出,问道:「发生了何事?是谁敢闯我张家祖地?」

    「太爷爷,情况很不妙。」

    一位年轻俊秀的男子,还算镇定的,向明江王行礼。

    明江王脸色一变:「快去请池瑶女王。」

    慕容叶枫走进府院,道:「不必惊慌,是帝尘和劫天回来了!」

    「若尘回来了!」

    明江王暗暗松了一口气的同时,立即道:「岚觉,赶紧准备,为老祖宗和帝尘接风洗尘,召集所有张家子弟到祖祠集合,所有人不得喧哗,吩咐厨房、酒窖、果园、侍女、侍卫、家眷……,该准备的准备,该回避的回避。」

    张岚觉是张家年轻一代最杰出的后辈之一,立即领命而去。

    明江王看向慕容叶枫,道:「我们亲自去迎?」

    慕容叶枫道:「帝尘和劫天千年都难得回来一次,回来必是有大事在身,未必会参与家宴。再说,东域刚发生了大劫,张家子弟死伤无数……」

    明江王点了点头,立即传音出去,取消接风宴,改为族祭。

    素斋三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