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第两百四十章 爷爷,您信我吗?

    杨雨然今天找了一天手机,可就是想不起来放哪了,也不知道为什么,找不到手机的她心里就是慌慌的,觉得有点闹心值得您收藏

    楚落南说送她一个新的,叫她别找了。既然楚落南都这样说了,杨雨然也就只好作罢。

    晚上的时候,楚落南跟杨墨宁照常没有回来。吃过晚饭,因为天下着小雨不好出门,杨雨然站在落地窗前看了会雨,索性早早休息了撄。

    半夜的时候,杨雨然猛的惊醒,心跳的很快。虽然是没有噩梦的突然惊醒,但杨雨然还是惊出了一身冷汗,觉得可能是伤口的原因,杨雨然起来吃了颗药。

    喝了点温水以后,她的心率才慢慢回复平静。

    杨雨然伸手抚了抚伤口,刚刚拆线的伤口摸上去很狰狞。杨雨然立马就收了手,仿佛极其不愿意相信她光滑的皮肤上有这样一处狰狞,就像是不愿意相信一块美味的蛋糕上落了一颗老鼠屎。

    心绪万千的时候,自然就睡不着了。杨雨然放下杯子随意搭了件衣服往楼下走,想用客厅的座机给楚落南打个电话。下楼梯的时候,隐约还可以听见窗户外的大雨声,雨声打在树叶上,屋檐上,噼里啪啦的响。

    “轰隆,咔嚓!”

    惊天一道响雷惊得杨雨然猛的一个抬头,借着雷电的光芒,杨雨然的眼睛迅速在客厅一扫而过。骤亮的光芒那一瞬间照亮了整个客厅,包括灯光照的不是很清楚的阴影处,所以杨雨然一眼就看见了抱着膝盖缩在沙发下的杨墨宁,以及杨墨宁白色衬衫上耀眼的血红色偿。

    对,没错,是血红色。虽然只是那么一瞬间,但是杨雨然还是看见了。看见的第一眼,她被吓了一大跳,但是很快她就冷静下来,伸手把客厅的灯全部打开。

    “出什么事了?”

    如果刚才杨雨然认为自己看花眼了,那么当刺眼的灯光一瞬间全部亮起的时候,她看着一身湿哒哒还在瑟瑟发抖的杨墨宁,就知道一定是出事了。

    “杨雨然,我没有杀人,你信我吗?”杨墨宁惨白着一张没有血色的脸,出口的声音里都是惊恐和颤抖。

    “我没有杀人啊,你信不信我?”

    见杨雨然沉默着,杨墨宁猛的站起来,抓着杨雨然的肩膀问她。

    杨雨然这才看清楚杨墨宁身上的血红色,根本不是一片,而是一大片,近乎沾满了他的整件白衬衫,虽然被雨水洗刷了不少,但是刺鼻的血腥味还是让杨雨然隐隐作呕。

    “你身上的血是哪里来的?”

    杨雨然的话刚落下,刺耳的警笛声就一阵又一阵的在别墅外想起,惊得整个别墅灯火辉煌。

    杨墨宁一听,整个人吓得一颤,躲在了杨雨然的身后,他近乎于崩溃的带着哭腔说了一句:“我没有杀人,她自己在我面前割的喉咙。”

    杨墨宁说完,慢慢蹲在杨雨然脚边,抖成一团。

    警察正把门撞得震天响,杨雨然仿若没有听见一般,呆愣在一旁,脑子里全是刚才她和杨墨宁的对话。

    “你说谁?谁在你面前割了喉咙?”

    “陈…陈琳。她死了,就死在我对面,好多…好多好多血。”

    这么说,陈琳是死了,只是陈琳自己要自杀,和杨墨宁有什么关系?杨雨然心下一惊,还来不及追问是不是陈琳死的时候只有陈琳和杨墨宁两个人的时候,警察已经破门而入,将杨雨然更准确的说是杨墨宁,围成一个圈,每个警察手里都拿着一把枪,对准他们,局势一处及发。

    像极了天罗地网,让他们无法逃脱,杨雨然承认,那是她一辈子都不会忘的场景。

    “杨墨宁,你涉嫌故意杀人罪,请跟我们走一趟。”一个拿着枪的警察声音洪亮的说道。

    闻言的杨墨宁抖得更厉害了,杨老爷子和杨老夫人这才刚从楼上下来,听到这句话立马加快了脚步要往杨墨宁这边走,被一旁的警察拦在十步开外。

    “涉嫌故意伤人罪?你们有证据吗?没凭没据的乱抓人,小心我告你们污蔑!”

    虽然杨雨然见到这么多把枪和警察,已经吓得有些腿软,但是她知道如果此时她不护着杨墨宁,还有谁能护着他。

    所以纵使多害怕,她的声音和气势也一点不输刚才的那位警察。

    “这位女士,我们上门来抓人,自然有凭有据。只不过时间有限,证据的附件我留在这里,人,必须带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