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第两百四十一章 他结婚你就去打爆他的车胎轴,抢他的新娘啊

    萧家别墅。

    萧安羽唇角含笑的端着一杯香槟站在落地窗前,遥望对面那栋别墅。楚落南的别墅,此时没有半点灯火,除了路灯,几乎一片漆黑。

    他的身后,唐沐聪眉眼疲惫的按着额角,白皙纤长的手指在灯光下格外的好看。

    “杨雨然都没有来找我,你怎么倒是比她还急?”

    萧安羽走到沙发前,把香槟放在桌子上,翘起二郎腿问了一句偿。

    “已经事发快一周了,杨老爷子因为郁结在心,几乎不吃不喝的在杨氏坐镇了三天,现在病危了你又不是不知道。然然现在只怕还在医院守着,哪有时间来找你。”

    “那你就有时间了,你不用去医院陪着?撄”

    唐沐聪沉默了一会,靠在沙发背上,无奈的说了一句:“你又不是不知道。”

    萧安羽笑了,他的手指放在膝盖上轻轻敲着:“这种滋味很不好受吧,爱一个人又得不到的感觉。我早就说了,凭你唐氏继承人的身份,怎么着也可以与楚落南一战,他订婚你就去拔光他为杨雨然点彩灯的树,他结婚你就去打爆他的车胎…去抢啊!去抢你心爱的姑娘!你怕什么!抢过但是没抢到,才算输得心服口服啊,你这样,又算什么?”

    “你只会一味的忍让,一味地忍让能让你得到什么?永远都是心疼,自己的心疼。”隔了一会,萧安羽在唐沐聪的沉默里,又补充了一句。

    “抢?”唐沐聪惨淡的笑了一下,他用双手抱住脑袋质问了一句:“我拿什么抢?”

    “这点,你真该学学陈琳,你既然不能爱我,我就让你爱不了你最爱的人。我得不到,你也得不到,这样才公平。果然,相爱相杀才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看的戏码。”

    萧安羽摇晃着酒杯里金色的液体,笑的如同一只鬼魅。

    “什么意思?”

    唐沐聪猛的抬起头来,他敏锐的察觉萧安羽的话里有话。唐沐聪隐约觉得,萧安羽这么淡定,可能是因为他知道些什么,或者说他握着些什么。

    “没什么意思,字面上的意思而已。”

    “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知道的,比你们多一点。”

    萧安羽说完,招手示意站在门边的aaron过来。aaron点头,拿着一个轻薄的平板放在唐沐聪面前。

    唐沐聪不解,盯着平板里的画面看:

    这是一间出租屋,不算是很高档的住宅,但是也算是该有的都有。陈琳此时正坐在镜子前瞄着眉毛,从镜子映射出来的画面可以看见,此时陈琳唇角含笑,却双目呆滞。一脸精致的浓妆映衬着她,宛若一副只会笑的傀儡娃娃,这样的画面,让唐沐聪想起以往自己看过鬼片里的女鬼,大多都是这个模样。

    画完妆容,陈琳坐在沙发上双目呆滞的看着地板,隔了一会,她把一把锋利的匕首藏在了茶几下。

    然后她就这样坐着,一动不动有大概十分钟。

    叮咚一声门铃声响起,唐沐聪才诧异这个视频居然连声音都听的到。看到唐沐聪稍微惊讶的模样,萧安羽笑了一下。

    “我在陈琳家装的可是最好的监控和窃听器,几百万花的还是挺值得的。”萧安羽说。

    唐沐聪心中有个答案呼之欲出,刚想开口询问,就听到画面里再度传出声音,他不得不把视线重新放回到电脑上去。

    “钱在这里,我希望你可以尽快滚出灰水市。”

    杨墨宁一脸冷漠的把一个黑色的大行李箱扔在陈琳面前,行李箱碰到地板,很响的一声。

    “杨雨然叫你来的?”

    陈琳冲杨墨宁笑了一下,蹲下来把黑色的大行李箱打开,里面晃眼的全部是一百的人民币,一叠一叠叠放的整整齐齐。陈琳的手指慢慢拂过那些成踏的人命币,虽然表面上面看着像是多么喜欢这些钱,可是眼底却是浓重的厌恶。

    “谁来不都一样。你数一下吧,按照你说的给。剩下的那些,会在你离开之后,打入你瑞士银行的账户。”

    杨墨宁似乎一秒钟都不想多待,他从口袋里拿出一张机票和一本护照,甩在桌子上:“这也是你要的。”

    陈琳看着这些东西,笑着点了点头,眼中俨有湿意,却仍面笑如花。

    “杨墨宁,你怎么那么蠢。谁叫你替杨雨然来的,你个蠢货,你坏了我的大事!”陈琳面目狰狞了那么一瞬间,又归于平静继续说道:“不过,只要是杨家的,谁来都一样,只是便宜了唐沐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