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第九十三章 你才是那只大尾巴狼(一更)

    难道没有人教过他,不是你对别人什么都说,别人也对你什么都说吗?

    杨雨然站起来,踏着柔软的床,咚的一声跳在地上,赤着脚准备跑。她步子迈的飞快,生怕楚落南追着她,她如果刚才还想跟他说,那么现在就一点也不想回答他的问题,一点也不。

    杨雨然跑下去的时候,回头见楚落南没有追上来,她开心了一下。她伸手去拉门,发现门打不开,她倒是忘了,没有楚落南的准许,估计她出不了这个门。

    难怪楚落南没有追她。

    杨雨然在光亮的大厅转了转,来到落地玻璃前站定,玻璃外面是个小花园,有个装饰的长廊,上面爬满了葡萄藤。风一吹,叶子就再晃动逆。

    楚落南缓步走下来的时候,她就静静的站在落地玻璃前,望着窗外的葡萄藤不知道在想什么,神色认真。

    “你该不是想把我的玻璃砸了好出去?”楚落南清冷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鼷。

    “怎么可能,我倒是想,但是砸这么大一块玻璃…有点难度,我又不是没脑子。”

    杨雨然几乎想也没想的答了,说完后,她愣了下神。回身,他修长的身影就立在她的身后,他一双眸子里带着微微的笑意看着她。

    “楚落南,快点把门打开,我要回家。”杨雨然一见到他,微微的怒道。

    “这就是你家,你还想上哪。”楚落南说完,看了她一眼,转身往沙发上走。

    杨雨然负气的转身对着玻璃,他这个意思,是不会让她走了。不过他说这就是她家,还真的是…让她有点…好吧,她承认就有一点的感动了一下。

    她站了一会,见身后没有反应,略微的转身看了一眼。楚落南坐在沙发上不知道从哪拿出了一瓶红酒,一个人在那自斟自饮。

    他就…总是这样一个人吗?在这么大一个屋子里一个人?

    杨雨然真是觉得自己有病,才会觉得他可怜,如果身家千亿的他都可怜,那她呢,岂不是更可怜。

    “去哪?过来。”楚落南见她要走,伸手示意她过来。

    “去睡觉啊楚总,小老百姓明天还要上班啊。”杨雨然看都懒得看他一眼,赤着脚往楼上走。

    楚落南放下酒杯,大步的把上楼的她抓住,抱在怀里回到原来的位置。

    “你觉得我好,还是唐沐聪好。”楚落南把她禁锢在怀里,不准她乱动。

    红酒的香气萦绕在她鼻尖,她看着面前这张近在咫尺的脸,咬牙说道:“聪哥好,最起码聪哥不这样强求我。”

    “聪哥吗?你应该知晓你唤他唤做哥,他自然对你这个妹妹动不了什么心思。我不一样,我是你的阿南啊,我当然对你有心思,对你有心思又何必在乎是不是强求。”

    他的指尖游走过她的皮肤,燃起一簇簇的小火苗。

    “楚落南,那点酒喝不醉你吧,既然没醉就不要耍酒疯。”她握住他的手腕,咬了下嘴唇,继续道:“你明明知晓我不是那个意思,何必要强词夺理,再说了,我什么时候唤过你…阿南?”

    “可能你不大记得了,我帮你回忆回忆。”

    楚落南说完,俯身吻上她的唇,长舌直攻而下搅得杨雨然渐渐忘记了反抗。

    她被他折腾的求饶之间,的确是唤了无数句的阿南。

    杨雨然醒的时候,天刚微微亮,她看了看四周,是楚落南的卧房。楚落南的手还环在她的腰间,她一睁眼,看见的就是被窗帘遮挡的落地窗。

    微光透过窗帘映照进来,屋子里的一切都透露着一股子清早的气息。

    杨雨然掰开楚落南的手,慢慢滚到床边,才起身想去找件衣服穿。刚一下地,腿就软的想要倒下去,她咬咬牙,心里骂了几句楚落南。才打开了他的衣柜,从里面拿出一件白衬衫,套在身上扣了几个扣子。

    一回头,对上楚落南刚睡醒还有点懒散的眸子。

    杨雨然慌张的把衬衫往下拉了拉,衬衫刚好到她大腿,能遮的反正是遮住了。

    “还能醒那么早?”楚落南看着她的动作,笑说。

    “嗯,习惯了,我都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