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小说 > 三国之帝临天下 > 第523章 天命使然,魂归九前

第523章 天命使然,魂归九前

    还不曾走近,便见到许都城外百姓云集,细细一瞧,见望见刘平领诸朝中大臣,立于城外,翘首以待。

    这叫司马懿有些吃惊,急忙策马上前,待望见刘平时,翻身下马,便见刘平大步走来,伸开双臂大笑说道:“仲达!”

    随手将马缰递给身旁护卫、虎豹骑伯长孟旭,司马懿望了望那一眼难望边际的人流,低声说道:“丞相,这般大场面?这叫我如何……”

    “哈哈哈。”

    刘平大笑着走了过来,低声揶揄说道:“仲达为社稷立下赫赫战功,如何使不得?”

    说着,他一把抓着司马懿手臂,说道:“走!我已着人备下酒席,为仲达,并诸虎贲接风洗尘!”

    “多谢丞相!唔,不过且容我……”

    司马懿其妻子张春华氏,为人侠义心肠,与城门内,望见司马懿凯旋,心中悬着的心也跟着掉了下来。

    司马懿看到张春华那怒气十足的样子,便连连告退。

    同时刘平领着文成武将,归于许都。

    丞相府正在紧锣密鼓的筹办的宴席,刘平如同谈笑风生般,往后庭走去。

    对他们摆摆手,刘平走上前去,笑着问道:“诸位夫人呢?”

    “正在后庭等候……”

    “噢!”

    刘平点了点,这才走入府中,便见到秀儿、蔡琰、糜贞三女领着诸侍女急急赶来,神色激动。

    “秀儿……”

    “夫君。”

    摆着诸多府中下人在旁,秀儿自是不敢过于失礼,深情望着自家夫君,梗咽着低声说道:“夫君好狠心……”

    “别别。”

    刘平心疼地将秀儿搂在怀中,附近一干下人,自是知趣地退下了。

    “琰儿……”

    “夫君。”

    幽幽唤了一声,蔡琰的秀目中隐隐孕育着些许泪珠,待见到刘平真个出现在眼前时,又是心喜、又是委屈。

    “贞儿……”

    “哼!”

    “唔?”

    刘平愣了愣。

    只见糜贞撅着嘴,恨恨望着刘平,忽然眼神一软,上前嗔道:“你这恶人,还记得回来!”

    听着那声极为熟悉的‘恶人’,刘平恍然一笑,作怪拱手道:“诸位贤妻,夫君回来了!”

    “咯咯。”

    三女咯咯一笑,秀儿上前扶着自家夫君手臂,低笑说道:“夫君,下人们看着呢……”

    刘平愣了愣,望着一望,当真见府中下人正猫在一些不起看的角落偷偷望着,见刘平转过头来,慌忙作鸟兽散。

    “夫君……”

    “噢……啊不,有劳秀儿、琰儿、贞儿了……”

    “咯咯。

    ”三女笑了笑,秀儿转身对自己贴身侍女说了几句,在刘平愕然的眼神中,那名侍女犹豫一下,终究朝着那内院园门走去……

    “姐姐?”蔡琰意外,眼神复杂地望着秀儿。

    “妹妹,今日是夫君的大喜之日,不是么?”

    “这……”

    蔡琰犹豫一下,偷偷望了望刘平,好似认命般地微微叹了口气,点头说道:“姐姐说的是……”

    聪慧如刘平,如何会不明白秀儿的意思,就算他此刻不明白,待见到甘倩,月英二人出现在眼前时,又哪里还会不明白?

    有的,仅仅是尴尬罢了……

    极为尴尬!

    “小女子恭祝丞相凯旋……”

    “咳,多谢多谢……”

    正说着,刘平猛然瞥见甘倩眼中流露出一种名为失落,硬着头皮细声说道:“倩儿……”

    声呼唤细不可闻,却叫甘倩眼睛一亮,面色羞红,再望向刘平时,双目中充斥着深情之意。

    甘倩自是好打发,就是在她身旁的妹妹,有些难缠……

    我和你有仇啊,这么死盯着我?

    望着狠狠瞪着自己不说话的乔瑛,刘平咳嗽一声,转身说道:“这个家宴……”

    “夫君莫不是有何事?”

    见刘平站着不动,秀儿疑惑问道。

    司马懿眨眨眼,细细一想,很不仗义地就将刘平的邀请抛之脑后……

    “不,没什么!”

    司马懿干干一笑。

    最终的结局,便是随后有些尴尬,又极为温馨地家宴,作为刘府家宴,甘倩有些放不开,不过仍与众女相处得不错。

    与此同时,尚书府也亦是如此,司马懿被其妻子张春华张氏硬生生了拉了吃完了家宴才走。

    晚上,丞相府,刘平正一个劲地瞅着首席那个空着的座位,眼角猛抽,苦笑摇头,无视堂中满脸喜色众位文武大臣,颇为郁闷地喝着闷酒。

    “不仗义啊……见色忘义,不仗义啊……”

    “刘公这是怎么了?”

    堂中末位,白纸墨嘿嘿笑着,询问着身旁的贾诩。

    只见贾诩转身疑惑瞅了瞅白纸墨,皱眉说道:“白纸墨,我见你最近好似颇为心喜啊……”

    “何以见得?”

    “平日里,你岂会这般多话?”

    “嘿!”

    贾诩淡淡一笑。

    对于那个空着的首席座位,堂中诸文武大臣显然是司空见惯,毫不在意,大肆高歌颂德,叫刘平暂时忘了司马懿那个‘不仗义的’家伙,哈哈大笑,也算是其乐融融。

    当然了,比起尚书府邸那温馨家宴来,自是逊色许多……

    不过温馨归温馨,这宴后之事,就让司马懿有些头疼了……

    在张氏吩咐众侍女收了碗盏之后,堂中气氛顿时变得尴尬起来。

    建安五年六月至九月,天下大旱。

    兖州、豫州、青州、冀州、司隶等各州连月无雨,作物颗粒无收,就连米粮重地徐州,亦多受影响。

    各州奏章如雪纷至,许都人心惶惶,多有流言蜚语,叫刘平心中急怒不已,当即招诸朝中大臣商议此事。

    尚书司马懿出列说道:“大旱,乃天劫,许都之谣言,毫无凭据,不足轻信。眼下,各州百姓正遭此灾劫,不如调徐州之粮!”

    话音刚落,侍中刘正出列道:“尚书仁义之心,下官佩服,然调徐州之粮,分望各处,孰为不易,时间紧迫,恐怕来不及,再说,就算调尽徐州之粮,亦不过是杯水车薪……”

    还不待刘正说完,司马懿转身大声喝道:“你亦知时间紧迫?有时间在此处与我争论,不如即刻叫徐州刺史运粮分往各州!做不做,与后效如何,这是两码事,岂能混为一谈?我等身为朝官,有闲在此争论,不如多救一名百姓!”

    朝上诸大臣面面相觑。

    大司农鲁肃出列说道:“尚书所言极是,臣附议!”

    廷尉白纸墨出列说道:“臣附议!”

    尚书令荀攸亦出列,拱手道:“尚书所言,深得我心!臣附议!”

    侍中李川、光禄勋杨修、御史大夫满宠皆出列说道:“臣等附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