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第93章 番外1:战败噩梦

    这本该是很平静的夜晚, 云柚却做了个不同寻常的梦。

    ……

    嶙峋的岩石堆砌在头顶,严密无缝地盖住巢穴,光线无法穿透, 唯有镶嵌在岩壁上的血红宝石, 散发着幽幽的光芒。

    滴滴答答的水声。

    似钟乳石的尖端, 滴落在浅浅凹陷的水洼中,每一根触须都粗如藤蔓,从洞壁的四方纠缠延伸, 黏腻地绕着雪白的女子,包裹成茧。

    第二次虫族战争结束, 人类全面落败,女神棋差一筹, 藏在八大主星中的灵石被虫族摧毁,她就此失去了翻盘的机会。

    一朝落败,人族生灵涂炭,她无力回天。

    她强横的力量随着人族衰亡而一点点剥离,失去了帝国之后,她彻底力量亏空,变成了一具任人摆弄的洋娃娃。

    ——当然, 有那位黑龙守着, 纵使虫族对她垂涎不已,却没有人敢逾矩。

    敢用肢体触碰她的那些不知好歹的虫族,都被祂们的神杀了。

    于是, 渐渐的虫族知晓,这是独属于祂们神明的战利品, 其余者连看都不能看一眼。

    虫族对此接受良好, 毕竟虫神的眼光极好, 祂挑选的苗床,自然是宇宙难觅的极品,得到了人族的女神,未来虫族的势力能更上一层楼。

    外界如何变化,云柚都不知晓。

    她早已失去了时间的概念。

    她被虫神珍重地放在祂的巢穴之中,与祂的本体相比,她的身躯实在渺小得可怕,却要承受祂颠倒日夜的改造和灌溉,一点一滴地把她生理功能抹去,只剩下母性本能的繁衍。

    云柚被放置在温床上,肉块铺成的床垫柔软温暖,像是浸泡在母亲子宫的羊水里,她昏昏欲睡,头脑愈发迷糊,失去了反抗的能力,任人予夺。

    她本以为自己会死。她在期待着,等待着死亡的垂幸。

    但是很遗憾,迟无并不打算让她死。

    从某种方面而言,他对她甚至是“宠爱”的。

    因为她喜欢人类的形态,审美与虫族相异,迟无就用精神力保持着人形,在闲暇时会来到她的身边,看着她被裹在藤蔓织成的茧里,注视着她迷蒙的、泛红的眼睛,与她说说话。

    “就在昨天,空中花园坠落了。那个皇帝企图和底下的虫族同归于尽,可惜情报泄露,反而入了我们的套。”

    “你的帝国已经不复存在了,你喜爱的子民,也早就相继殉国。”

    “你还在抵抗什么呢?”

    巨大的龙尾盘旋,将她圈起,看着云柚那绯红到不自然的皮肤,还有微微隆起的腹部。

    龙尾的中心,黑发的男人搂着她,温柔地在她眼睑落下轻吻,然后便是又一道枷锁的捆缚。

    她全身上下,从里到外,一共一万三千道虫族烙印,改造得彻彻底底。

    云柚抬了下眼睛,此时的她连发声都异常困难“你……杀了……他们?”

    “不。”迟无轻笑道,“我可没有在人族大开杀戒,愿意投降的,甘当俘虏的,我都把他们放在了虫族最偏远的星球。”成为他们的阶下囚。

    “……这样啊。”听到子民有投降的,云柚反倒微微的松口气,她闭上眼眸,“那也好。”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还没有死。

    但是现在,她忽然明白了,是因为迟无不允许。

    他想要“孩子”。

    他想要和她诞下的孩子,想要让她变成自己的苗床。那是摒弃了所谓道德理性的思维,全然凭借生物本能的行为。

    虫族的“野性”,被倾泻在了她的身上。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除了皮囊外,她的生理构造已经完全称不上人类,她不需要新陈代谢,只需要依迟无的心愿,成为一个“母亲”。

    可笑的是,云柚的寿命本就漫长,甚至不需要改造,她自己就将自己抛离了时光的轨道,跌跌撞撞地掉进了异族的陷阱中。

    黑龙常年在阴暗巢穴里,圈着她、供养她,龙目阖上,本体栖息。

    化为人身的精神体则时常在外走动,他貌似从人族文明中学到了不少管理的手段,如今正一一验证在本族里,不断加强他的集权控制。

    在外,那位化作人身的虫神陛下已然成为死神的代名词,宇宙的幽灵,吞噬一切的黑洞。

    然而在巢穴之内,又是另一番光景。

    男人红眸眯起,长发如瀑,他越过高如城墙的龙尾,半跪在地,整个上身都趴在云柚隆起的腹部上,唇角晕开若有若无的笑意。

    虫族阶级越高,血脉越强,繁衍就越是困难。

    因此寻找母体,对于虫族而言难度不下于寻找适合的食物。

    当年的迟无,是集虫族所有恶瘴凝实出的神明,这个宇宙间,谁能承受住他的基因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