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第808章 换个法子让义父的遗志传下去

    安守忠是安禄山假子当中紧排在孙孝哲之后的第二人。

    如果排除掉孙孝哲的母亲是安禄山的姘头这个因素,无论是在性格上还是领兵的才能上都不是孙孝哲可比的。

    明面排在第二,实则是安禄山几千假子当中的第一人。

    甚至是放眼整个河北的诸多将领中也能够排进前五。

    老牌战将史思明与蔡希德在河北连战连败,而安守忠则是打得有声有色,连郭子仪都败在他的手中。

    如果不是先前被孙孝哲硬按着死冲硬打,以及阿史那从礼又带兵跑掉,根本就不会无奈之下降了唐军,出现领兵以来唯一的败绩。

    而恰恰这么唯一一次战败,让安守忠对于对于安庆和的提议丝毫没有心动。

    安禄山的假子众多,其中异姓能打的有不少,他战败被俘的这个污点很容易成为诟病的话柄。

    其次是他打得胜仗虽多,但毕竟是安禄山的假子出身,在资历上还是差了一些。

    最后也是最主要的,河北军中分的派系不比唐军差到哪去。

    假子是一派,部族军是一派,汉姓人又是一派。

    如果再细分,每一派又能分出许多枝丫出去。

    拿最简单的汉姓那派来说,就要分望族出身与庶族或是普通人家出身。

    安禄山是经营了十几年才将这些人捏合到一起。

    只有安禄山能压住这些人。

    安禄山一死,不管换了谁坐上那个位置都会有人不服。

    而这些还只是内部的掣肘。

    如果着眼于整个局势,这个位置更是谁坐谁死。

    他与崔乾佑在京畿道打得不错是不假,但半个河北已经丢了。

    更要命的是攻破河北的是战力极高的辽东军,而不是唐军。

    夏日那场大雨中的对阵,到现在他还历历在目。

    六万多河北最为精锐的战兵对阵两万长途跋涉的辽东军硬是啃不动。

    尤其是辽东军悍不畏死的那种同归于尽的打法,想想都让人不寒而栗。

    想要反攻夺回河北,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而河北是各军的根本,没了河北犹如没了根。

    各军的士气绝对会一天比一天低落。

    河东的战事也同样糜烂,蔡希德十万大军居然被李光弼一万新兵给打得大败亏输,引发整个河东道又丢了大半回去。

    另外,身为大燕宰相的高尚,还有领兵资历极深的史思明全都降了过去。

    而这一文一武的两人声望又极高,在河北的关系盘根错节,并不是简单的降了两个人而已。

    不知道有多少人会与之暗通曲款。

    种种因素结合到一起,不难得出大燕迟早要完这个结果。

    对于局势看得十分清楚的安守忠而言,别说是去争夺帝位,就是硬给他他都不会要。

    不过对于安庆和的提议,他倒是没猜到安庆和其实是生了降的心思。

    以为这么做只是以退为进在拉拢人心,或是天真的在等二郎君回来。

    拉着安庆和进入后殿思索了一下措辞,安守忠长叹一声道:“陛下骤然被奸人所害,确实让人悲愤且心痛。

    但大统之事不是儿戏,九郎今后万不可再说出方才那等戏言。”

    大燕虽然迟早要完,但眼下也总得有个主事的人出来。

    方才安庆恩与安庆光等几位郎君的表现,在安守忠看来还不如手段稍显幼稚的安庆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