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第二十九章 生死恐怖如烹油 我…

    这期间,因为任脉还没有疏通的缘故,杨离又一次受到一点重伤,身体前面的鲜血又小小“潮喷”了一回。

    不过这丝真气总算是被打进了丹田,这个时候,有了真气的作用,在加上杨离这些年的修炼经验,只要能够坚持到丹田中因为真气作怪,而自然反抗诞生出真气,就算是胜利了!

    不过,这个过程中,杨离绝对不可以昏迷,他必须保持清醒。

    否则,轻的是诞生出的真气不是他修炼的帝王道真气,重的甚至可能没有诞生出真气,而他则是爆体而亡!———虽然现在也差不多了。

    血液撒在了张晚晚的背部,湿漉漉地像水一样的多,但是却滚烫无比。

    身体中那作怪的真气被抽走后,经过“特殊”训练的张晚晚终于恢复过来,然而意识刚刚回复清醒第一秒时,恰好是杨离又一口鲜血喷出来,浇在她脸上!

    滚烫的血腥气一下子刺激起来了张晚晚还有些混沌的意识,久经锻炼的女警花瞬间回想起自己昏迷前某人对自己做的事情,此时精神一恢复,眼神立刻看向自己身体……

    鲜血浇在她的身体上,嫩白的肌肤和鲜艳的血相辉映,诡异而又恐怖,一时间张晚晚满脑子都是浆糊,甚至不知道自己是该为身体上衣被人剥光了而愤怒羞煞人,还是为这一身量大的超过承受的鲜血而调查一下。

    缓缓呼口气,张晚晚发现自己身体中那要命的痛苦已经不见了,只是身体显得非常虚弱,如果不是此时情况太过古怪,她一定是非常慵懒地躺在床上,什么也不想想。

    然而此时却是必须强打起精神,身体软软的,好像是被打了镇定剂一样绵软,只想躺下什么也不做,但是身体上黏糊糊的血迹和这诡异的情形逼使她不得不支持着自己爬起来。

    “咳咳簌!——”

    又是一声剧烈的咳嗽,然后还保持着趴在床上保持着不雅姿势的张晚晚,这才找到罪魁祸首。

    心中想起自己昏迷前这个“恶徒”对自己做出的事情,如果不是此时下身裤子还在,张晚晚一定不管不顾地要和这个混蛋同归于尽不可!

    挣扎着,辛苦了好半天,张晚晚才是勉强把身体转过一个圈,侧卧过来,一双玉兔微颤颤耸立空中,此时恰好正对某人,不过眼光瞥见某人惨状的张晚晚却是没有注意到自己正在超级“损失”着。

    张晚晚震惊地甚至已经有些怀疑自己这是不是做梦了,杨离的惨状几乎超过了她的认知。

    如果不是杨离还在偶尔剧烈咳嗽一下,然后吐出一口血,张晚晚几乎要认为他是已经死了!

    此时杨离身上除了鲜血,还是鲜血,耳鼻口眼中不断有血液在缓缓流下,而且一旦杨离身体发生震颤,鲜血就像是管子里的液体被挤压了一样,喷射着急速流出来!

    而看着杨离身体的震颤,张晚晚忽然想起,那不久前自己身体中的感觉,也正是这样一抽一抽的阵痛着,那种凄惨的回忆,甚至让她坚强的神经都觉得一阵阵发麻。

    难道说,是杨离救了自己,把那种引起自己身体病变的“原因”弄到了他自己的身体里?

    如果真是这样,可是,这究竟是为什么?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