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第十章 母亲大人没有了

    刘韵衾扶起杨离,心疼的用衣袖擦着他的脸上的血,又惊又吓的责问:“你这是怎么了!到底出了什么事!你说出来我和你一起承担!不管怎么样,我们都是一家人啊!——你说啊!到底出了什么事!”

    太子看着这个神色慌张却是坚定的女人,张了张嘴,最终无奈叹口气,发现自己在这个“土著”世界。果然是,只能按照“土著”方式生活:

    “其实没事,就是想告诉您:我以前做的不对,现在要改正过来,做一个好孩子、好学生、好儿子。”

    看着满脸是血但却十分认真的儿子,刘韵衾也不由有些迷惑。看着杨离的额头上破碎地皮肤,既是心疼又是生气,心里还是有着疑惑。极为心痛的擦了擦留下来的血珠,生气下故意加大了点力道,擦过那受伤的额头:

    “那你这是干什么!”

    太子一听,顿时正色道:“以前对母亲大人多有不敬,非得如此才能勉强表达孩儿万分之一的愧疚。”又来了!

    “你!”刘韵衾被杨离这种口气给逗得又气又喜,不知如何是好:“你!你这是——真是气死我了!”说完之后拉着杨离起来,不过心里还是不大相信杨离的话:

    “你,真的不是出了什么事情?可不许骗我!”

    太子恭敬地低头回道:“不敢欺瞒母亲大人!”

    “你,你怎么还这样说话?”虽然听起来很舒服,但是刘韵衾一时还是无法接受自己的儿子这种口气说话。

    “啊?”太子听着“母亲”的话,心里微微纠结了下,还是立刻改口重新说道:

    “是!……我不会对妈妈说谎的!”

    这话从嘴里说出去之后,太子忽然觉得自己一身的鸡皮疙瘩全都窜了出来。事实上,就是被他认定为“渣滓”的杨离也没有用这种语气说过。

    然而这种口气,女人就是爱听!刘韵衾面色一缓,似乎心里终于是安定了些,不过太子还是注意到她的眼底里有些不安,自己的儿子忽然间变化如此巨大,无论如何,一个真的关心儿子地母亲,都是不会轻易的被糊弄过去的。

    拉起杨离往洗手间走,去给他洗一下额头上的血,太子本来要拒绝,但是看着刘韵衾那坚决的模样,便是没有再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