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小说 > 怪谈心语 > 第八章 奉献的价值(中)

第八章 奉献的价值(中)

    <!--章节内容开始-->当天晚上,吃完饭的时候,我们四个人陷入了一种很微妙的尴尬中:江云鹏正襟危坐,皱着眉头,瞪着一双死鱼眼,仿佛遇到了天敌一般,警惕地盯着李雅琴;反观李雅琴,摆着小鸟坐的姿势,一脸幸福的傻笑,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一边哼着不知名的小调,身体还一边随着节奏左右摇晃着......当然了,她现在被我强迫着穿上了一身清纯的学生制服,不再是裸体了;而刘浚烨不知道哪根神经搭错了,先是死死地盯着李雅琴,然后赌气一般地低下头狠狠的往嘴里扒拉了两口饭,再抬起头,又死死地盯着江云鹏,然后又低下头扒拉饭。至于我,感受着空气中浓烈的“死气”,一时间也僵硬了起来,手里端着碗筷,却不知如何下口,左右为难、颇为尴尬。

    为了打破这种僵局,我率先开口了:“那个......”

    结果,刚吐出两个字,就被刘浚烨打断了:“子源!你还有没有其他的表妹!”

    “我......”我一下子被问蒙了。

    “没有表妹,表姐也行!多叫几个来日本吧!”

    “没有啊......”

    “拜托了!看在我单身二十年的份上,帮兄弟一把好不好?”这一下,他直接跪在了我的面前,波澜不惊的表情中,眼神里却闪烁着饿狼般的可怕光芒。

    “所以说我真的没......”

    “最好也是那种不爱穿衣服的!”

    “我说你差不多可以了啊!”我被他盯得后背直发毛,浑身不自在,不由得向后挪了挪身子,想要离这个“痴汉”远一点。

    好在这时,江云鹏替我解了围:“你那么想要的话,我把李雅琴送给你好了。”

    “真的?”可怕的是刘浚烨居然当真了!

    “假的!!!”我急忙喊了出来。

    江云鹏看着我,一脸严肃地说:“子源,说真的,如果我和雅琴住在一块,我真的没有自信可以把持得住。你也知道,雅琴这么可爱......”

    “哇啊啊啊——!我被夸可爱了!好开心!!!”雅琴兴奋地跳了起来,开始围着房间乱跑,手舞足蹈。

    江云鹏不由得无奈地闭上了眼睛,一手扶着额头,叹息着说:“所以,你能不能把她安排到别的房间?”

    下一刻,李雅琴竟然直接跪倒在地,眼泪跟瀑布一样的涌了出来,嚎啕大哭道:“呜喵——!雅琴被讨厌了!呜呜喵——!”

    于是江云鹏狠狠地抽了一下自己的嘴,然后强装笑脸地跑了过去,安慰道:“不是的不是的,我没有讨厌你呀!雅琴这么可爱,我怎么会讨厌呢?”

    雅琴听罢,立刻破涕为笑,直接扑到了江云鹏的怀里,用水嫩的脸蛋蹭着他的胸膛,撒娇地说:“哈哈!我就知道,云鹏哥哥最好了!”

    这时我的余光看到,刘浚烨在咬着自己的t恤衫,两手还使劲地往下扯着,明显是在羡慕嫉妒恨。

    我没有理会浚烨,直接对江云鹏说道:“你要是把持不住自己,就地办了她也行。正好我也希望你能抓紧时间脱离处男的行列。”

    “你觉得我是那种随便的男人吗?”江云鹏听罢,恶狠狠地瞪了过来,“而且,什么叫抓紧时间?说的好像我快没时间了似的!”

    “噗——!”我立刻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了,急忙摆了摆手,说道:“你想多了,没有的事。反正你是铁定要和雅琴住在一起的了,至于你们之间该何去何从,那是你们之间的私事,我可管不了。加油吧少年!”

    “你就这么放心的把自己的妹妹甩给我了啊!说实话,你是不是图谋不轨啊!”江云鹏一边轻轻拍着雅琴的后背,一边抗议着。

    我摇了摇头,敷衍道:“我有什么图谋不轨啊?只不过是觉得你人品还不错,我这么好的妹妹与其便宜了别人,还不如嫁给自己人。正好雅琴也这么喜欢你,那就顺水推舟了呗!”

    江云鹏听罢,刚要说什么,却被刘浚烨抢了先:“给你个妹子还废话这么多!你到底推不推?不推就拉倒!给我靠边站,让我推!”

    “死一边去你个痴汉!这么快就暴露本质了啊!与其便宜你,还不如留着我自己享受!”

    “那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我立刻拍板决定了此事,拉着浚烨就下了楼,把二楼的空间让给了江云鹏和雅琴,“浚烨,咱们出去溜达溜达,别当电灯泡了。”

    江云鹏见状,急忙想要起身挽留:“给我等......雅琴,你能不能先放手?”结果,被雅琴成功的拖住了......

    等到出了家门,我和刘浚烨的步伐都慢了下来,在华灯初上的街道中缓缓前行。不知是不是错觉,我总感觉今夜的月光格外的朦胧;路边闪烁着的霓虹,五光十色地点缀着人间繁华,也粉饰着深渊般的黑暗,天堂?地狱?在这座不夜城中,界限似乎并没有那么明显......慢慢地,我们路过了一个自动贩卖机,我停了下来,买了两罐可乐,然后递给了刘浚烨一罐。刘浚烨面无表情地接过、打开,喝了一口,然后轻轻叹了口气,靠在了路边的墙上。

    于是我也靠在了他旁边的墙上,低着头,轻轻说了句:“谢谢了。”

    刘浚烨耸了耸肩,答:“应该的。不过让我很意外的是——那个猫娘竟然那么可爱。真是便宜江云鹏这个臭小子了。”

    “呵...”我笑了笑,没有回答。

    默默地,我抬起了头,望着夜空,却看不到一颗星星。浚烨也抬起了头,一言不发。最后,我们都叹了一口气,然后继续走在繁华的街道上......

    大概过了一个小时左右,当我们再次回到家里时,顿时不由得目瞪口呆——满地的碎纸屑、到处都是瓶瓶罐罐、窗帘也被扯掉了,看起来,就好像是刚刚被强盗洗劫一空似的。

    就在我们的思维逐渐回归正轨的时候,楼上忽然传来了江云鹏的声音:“擦窗户不能这样子,要慢一点......哎!别玩呀!这东西不是狗尾草!”

    紧接着,我们就听到了雅琴那欢快的笑声:“喵哈哈哈~~!好好玩!”

    我和刘浚烨火急火燎地跑到楼上,然后就看到——雅琴在窗户边,举着一个长杆的擦玻璃器,左右乱晃玩的不亦乐乎;江云鹏在她的后面苦口婆心地劝说着,也不敢发脾气。他在看到我们回来了之后,立刻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欢呼道:“你们回来的正好!楼下的卫生拜托你们打扫一下!”

    “哈?”我和刘浚烨都有点脑袋发蒙,“你和雅琴在干什么啊?”

    “我在教她做家务啊!一眼就看出来了吧?所以说,这个过程中所产生的垃圾,就拜托你们了!别想推辞,我应付雅琴一个人就已经很辛苦了!”

    这一次,我和浚烨直接流下了冷汗:“教一只猫做家务吗......”看来,以后我们有的忙了。

    忽然间,我想起了什么,急忙对江云鹏说道:“对了,云鹏,明天你出去给雅琴买几套衣服,当然也包括内衣。”

    “你说什么?!”江云鹏连说话的音调都变了,“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再说了,她自己来日本就没带衣服吗!”

    “当然带了!不过,在来这里的路上,因为嫌麻烦,所以全扔了。”

    “这神经是有多粗大啊!我不管,反正我不去,一个大男人去逛女装,尤其是内衣,这太尴尬了!要不你去!”江云鹏直接往地上一坐,就开始耍赖。

    我直接摆了摆手,拒绝了:“你的女朋友,凭啥让我去?你要是觉得尴尬,可以让雅琴跟着你一起去嘛!这样让别人一看,就会觉得你肯陪自己的女朋友一起来买东西,是个好男人了。”

    江云鹏听罢,语气忽然平静了下来:“子源啊。”

    “嗯?怎么了?”

    “你知道吗......有时候,我真的想掐死你。”

    “哈哈哈!”我不由得大笑了起来,“那事情就这么定了哦!我和浚烨先去楼下打扫卫生了,今晚加油哦!”

    “快滚吧,我怕自己下一秒就会忍不住揍你。”

    “喵?”雅琴坐在一边,看着我们,歪了歪头,表示疑惑。就这样,我们迎来了雅琴入住后的第一个夜晚,睡得也算香甜,当然这是对于我和刘浚烨而言的......

    第二天早上,我和浚烨都起得很早,各自刷完了牙、洗完脸,还冲了个澡。结果,正在我们讨论去哪里吃早饭的时候,楼上就传来了江云鹏的惨叫声:“唔哇啊啊啊啊——!!!”

    我和刘浚烨顿时对视了一眼,随即飞快地跑上了楼,急忙问道:“怎么了怎么了?”

    然而下一秒,我和刘浚烨在看到眼前的景象后,又自觉的下楼了——雅琴正**着,以小猫的姿势趴伏在被子里,伸了个舒服的懒腰。而江云鹏,只穿着一条短裤,退到了一边的墙角,一脸的惶恐。

    “雅琴!我不是让你在那边睡了吗?还给你打好了地铺!”江云鹏的声音有些颤抖,看来还是有些惊魂未定。

    雅琴则慵懒地答道:“在你身边睡得比较舒服嘛,感觉很温暖,味道也很好。”

    听着他们两人的对话,我一边穿着上衣,一边若无其事地问浚烨:“早饭去便利店买便当吃怎么样?”

    “还是麦当劳吧,吃着比较舒服。”刘浚烨也显得一脸淡然。

    “好主意!走吧。”于是,我们就这么出门了。临走时,还不忘冲二楼喊了一声:“江云鹏!别忘了今天带雅琴去买衣服!”

    “啊——!我受够了!”等待我的,自然是他抓狂般的吼叫......

    结果,江云鹏和雅琴这一出去,就是整整一天的时间,直到傍晚,他们才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回来。

    “呦!回来啦!”我看着一脸丧尸般表情的江云鹏,幸灾乐祸地说道。

    江云鹏于是无言地看了看我,然后直接把所有的东西全都甩到了我身上,有气无力地说:“我感觉......好像丢了半条命。”

    这时,雅琴倒是挺欢快的跑了过来,接过了我怀里的新衣服,哼着小调跑上了楼。

    “怎么了这是?”刘浚烨也走了过来,面无表情地问道。但是,我能感觉到他也跟我一样,在幸灾乐祸。

    江云鹏摆了摆手,走到屋子里坐下,这才开始带着哭腔跟我们讲述:

    “我先是带着雅琴去买内衣。一开始,因为我觉得太尴尬了,所以迟迟犹豫着不敢进店。但是,眼看着距离吃午饭的时间越来越近,最后实在没办法了,我才一咬牙,带着她进了店。而这,也就是我噩梦般的一天的开始......”

    “首先我一进店,就能明显的感觉到所有人看我的眼光都有些不对劲。我强忍着尴尬,硬着头皮,拉着雅琴来到了一名店员面前,说我想给雅琴买内衣。店员的职业素质倒很高,没有表现出什么异样,还很亲切的问我女朋友的胸围和腰围是多少。我说我也不太清楚,于是店员就问雅琴她的腰围和胸围是多少。结果,雅琴认真的思考了一阵子后,高兴地说了一句‘20厘米!’......不是我瞎编,我当时是真的看到了那名店员的嘴角在抽搐......”

    “噗!”我忍不住还是笑出了声。

    “这还不是最要命的。最要命的是,雅琴拎着一副内衣进入试衣间后,没几分钟,她居然裸着身子拉开了帘子,两眼含泪地叫我:‘云鹏!我不会穿怎么办?’我的天......你们能想象的到吗?当时整个店里的人们那崩溃的表情......”

    “噗!”就连一向不苟言笑的刘浚烨都忍不住了。

    “后来,我们总算是买完了内衣,去附近的中国料理吃的午饭,因为我怕雅琴初来日本可能吃不惯日式菜肴嘛。可是,就连在饭店里,她都能给我整出点幺蛾子!这个丫头,她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拿出了胸衣,然后直接就套在了自己的身上,还炫耀似的问我好不好看!我捂着脸说好看,她又把胸衣戴在头上,问我像不像兔子......我真是特别恨自己的手为什么不长的大一点,可以让我遮住整张脸......”

    “还有还有。我们下午去买秋装和冬装,我们试了一件衣服不合适,就问店员有没有适合雅琴体型的。于是店员就很热情地问雅琴身高是多少,雅琴又是一阵认真的思索,然后一举手,欢快的喊道:40厘米!算了,我都没有力气吐槽了......”

    听到这里,我和刘浚烨都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一边笑,一边同情地说:“辛苦你了。”

    然而下一刻,一股刺鼻的醋味就飘了过来。我和刘浚烨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江云鹏就已经“蹭”的跳了起来,悲呼道:“我的姑奶奶呦!我教你做的是烧茄子,不是醋溜茄子啊!!!”接着,他就如一阵风般的跑上了楼,只留下我和刘浚烨笑的满地打滚。

    于是,这一天,也就这么过去了。

    第二天,我和刘浚烨都是被江云鹏的惨叫声吵醒的。这一次,我们不用上去看,也知道发生了什么——肯定是雅琴又钻进江云鹏的被窝了。于是,我们都叹了口气,却也睡不着了,干脆就这么起床、刷牙、洗脸了......

    待到江云鹏也一脸颓废的表情蹭下楼,我已经洗漱好等着他了:“云鹏,洗漱一下,吃点东西,咱们出门一趟。”

    “干嘛?”江云鹏半瘫在墙上,看着我,虚弱地问道。

    “昨天我忘了跟你说了,还有一件女生必备的东西没有买。”

    “什么?化妆品吗?”

    “不是,是卫生巾。”

    “噗通!”江云鹏直接就摔倒在地了,哭丧着脸说:“大哥!饶了我吧!”

    我不由得无奈的耸了耸肩:“没办法啊,必须得去。所以,为了表示歉意,我今天跟你一起去好了。”

    “为什么不是你和刘浚烨两个人去?”

    “废话!我是要给你刷刷经验,万一以后雅琴遇到状况了,你身为她的男朋友,不得去给她买东西嘛!”

    “呜呜呜——!老子他么的再也不谈女朋友了!”